廢棄(qi)的廠房內(na),一時間(jian)寂靜無(wu)聲(sheng)。

韓一峰瞪著雙(shuang)眼(yan),忘了言語。

知道沈飛身手(shou)不凡,可卻怎(zen)麼(me)也(ye)沒(mei)想到,居然會(hui)這麼(me)厲害。出(chu)手(shou)就是把血花海的人給秒殺。

“沒(mei)看出(chu)來(lai),有點(dian)本事啊(a)。”

紫荊藤一雙(shuang)眸子閃過一抹詫異(yi),“不過,他們幾個只(zhi)是組織里最下等的打手(shou)……”

“那就你來(lai)試試。”

沈飛沖著紫荊藤勾了勾手(shou)指(zhi),挑釁的意(yi)思,不言而喻。

“找死!”

如此(ci)舉動,登時讓(rang)紫荊藤面上浮現怒意(yi)。

下一秒,她從腰間(jian)抽出(chu)匕首(shou),朝著沈飛極速沖來(lai)。

相較于手(shou)下,紫荊藤的速度快(kuai)了整整一倍(bei)之多!比起剛才(cai)的沈飛,都(du)不遑多讓(rang)。

只(zhi)是一秒的時間(jian),她已(yi)經(jing)是到了沈飛面前,手(shou)中短刃,對準了沈飛的喉嚨口橫切(qie)過去。

“慢,太(tai)慢了。”

匕首(shou)尚(shang)未觸(chu)及(ji),沈飛忽然吐出(chu)一句。

下一刻,他只(zhi)是從容倒退一步,便輕松躲開了紫荊藤的攻擊。

怎(zen)麼(me)會(hui)?

紫荊藤心中詫異(yi),沒(mei)想到自己的進攻不單落空了,甚至(zhi)還被沈飛嘲笑太(tai)慢。

胸(xiong)腔一股(gu)怒火登時炸開,紫荊藤立馬往沈飛貼身過去,匕首(shou)連連揮舞,帶起一陣殘影出(chu)來(lai)。

然而,面對如此(ci)攻擊,沈飛只(zhi)是如散(san)步一樣,左一步,右一步,輕松而從容的避開了所(suo)有攻擊。

“實在太(tai)慢了。”

躲閃之余,沈飛搖著頭,一副失(shi)望(wang)至(zhi)極的樣子。

這下,紫荊藤徹底暴走了!

左手(shou)摸出(chu)了另一hua)沿笆shou),雙(shuang)持(chi)在手(shou),爆發出(chu)了十(shi)二分實力出(chu)來(lai)!下一刻,兩把匕首(shou)如同兩條(tiao)吐信的毒(du)蛇,交叉著往沈飛身上咬去。

驚(jing)人的速度,帶起一陣切(qie)割空zhang)qi)的聲(sheng)音!

可即便如此(ci),紫荊藤依然連沈飛的衣角都(du)未能(neng)擦(ca)到一下。

到這里,紫荊藤開始(shi)慌了。

“我還以為你能(neng)有幾分實力,現在看來(lai),實在太(tai)讓(rang)人失(shi)望(wang)了。”

沈飛本想著拿紫荊藤來(lai)測試一下自己現在的實力。可卻沒(mei)想到,紫荊藤比起刀(dao)疤,都(du)還略有不如。

他尚(shang)且只(zhi)有兩成實力的時候,就能(neng)滅殺刀(dao)疤,更何況沈飛現在已(yi)經(jing)是恢zhi)吹餃墑盜Α /p>

心中沒(mei)了與(yu)紫荊藤浪費時間(jian)的想法(fa),話(hua)音剛落,沈飛跟著一掌(zhang)拍了過去。

這一掌(zhang),乍一看ci)俁炔豢kuai),平平無(wu)奇。

可處(chu)在正面的紫荊藤,卻是立馬感(gan)受(shou)到一股(gu)可怕的壓力!

  +酷d匠網唯一!正%$版z,B其B●他都(du)是}盜版{0'

強(qiang)烈的危機感(gan),讓(rang)她只(zhi)覺(jue)頭皮一陣發麻!腦海中唯一的念頭,便是躲開這一掌(zhang)。

然而,眼(yan)看著沈飛這一掌(zhang)越來(lai)越近,紫荊藤絕(jue)望(wang)的發現,自己根(gen)本jiu)mei)有能(neng)力躲開……

“ !”

隨著一聲(sheng)悶響,紫荊藤如斷(duan)線(xian)風(feng)箏倒飛出(chu)去,人在半空中,已(yi)是吐出(chu)一大口鮮血,觸(chu)目驚(jing)心mo)/p>

“咳咳qu)  /p>

重重摔在地上的紫荊藤,當(dang)即又是qiang)瘸chu)一口鮮血。掙(zheng)扎著想要爬起來(lai),沈飛已(yi)是到了她面前,抬腳對著她肩(jian)膀便踩了下來(lai)。

“ 擦(ca)!”

清(qing)脆的響聲(sheng),意(yi)味著紫荊藤的肩(jian)膀碎了。

“啊(a)——”

淒(qi)厲的慘叫自紫荊藤口中發出(chu),本是不錯的臉(lian)蛋,因為劇痛而五(wu)官扭曲(qu),面目極具猙獰。

“說!為什麼(me)要這麼(me)做。你們暗地里還謀劃著什麼(me)?幕後主使(shi)是不是王家!”

沈飛沉聲(sheng)質問道。

“技(ji)不如人,落在你手(shou)里,我認了。但是想從我這里套(tao)出(chu)信息,想都(du)別想!”

紫荊藤怨毒(du)的盯(ding)著沈飛。

“你這回答,我ye) 宦yi)。”

沈飛眉(mei)頭一挑,抬腳對著紫荊藤另一邊肩(jian)膀踩了下去。又是一聲(sheng)‘ 擦(ca)’,踩碎了她的骨頭。

可令人意(yi)外的是,這一次,紫荊藤竟是忍(ren)tao)×司繽矗 mei)有發出(chu)慘叫。

“小子,你壞了我們的計劃,組織是絕(jue)對不會(hui)放過你的mo)︿鬩ye)別以為自己救下了韓家,用不了多久(jiu),韓家一樣也(ye)會(hui)完蛋!甚至(zhi)東海市所(suo)有家族,都(du)要跟著完蛋!咳qu)  /p>

紫荊藤從牙縫擠出(chu)這話(hua)後,猛地又咳出(chu)一口鮮血,眼(yan)耳口鼻(bi)更是有鮮血滲出(chu)!

服毒(du)!?

沈飛shang)鬧幸瘓jing),沒(mei)想到紫荊藤居然會(hui)如此(ci)干脆地服毒(du)自殺!

趕緊取(qu)出(chu)隨身銀針,對她施(shi)展鎮魂(hun)針。

可惜,他察覺(jue)太(tai)晚,紫荊藤已(yi)是毒(du)素(su)攻心mo) 氖欽蚧hun)針,也(ye)救不回來(lai)了。

僅(jin)僅(jin)幾秒,便是七竅流血,死得淒(qi)慘。

看著紫荊藤就此(ci)沒(mei)了生(sheng)機,沈飛眉(mei)頭緊鎖(suo),抬腳踢(ti)出(chu)一粒石(shi)子,準確(que)的打在了想要逃跑的韓山腿上,將他擊倒在地。

“別……別殺我。求求你!放了我吧!我ye)桓伊恕!/p>

看到沈飛朝自己走來(lai),韓山嚇(xia)得臉(lian)都(du)ji)琢恕A 沓 螄氯?  dong)咚(dong)’磕頭求饒。

他最大的依仗的便是紫荊藤。現在紫荊藤一死,他哪里還有膽子再去叫囂(xiao)?更不用說,沈飛展現出(chu)來(lai)的實力,明顯比紫荊藤強(qiang)出(chu)太(tai)多了!

不理會(hui)韓山的求饒mo) 蚍梢喚漚 叻 ?/p>

“把你知道的都(du)說出(chu)來(lai),我就不殺你。否則……”

冰冷(ling)的目光,讓(rang)韓山狠狠的打了個寒顫(chan),立馬大聲(sheng)道。

“三個月前,我在酒(jiu)吧認識了紫荊藤,下毒(du)的事情是她唆使(shi)我的。說等到時機成熟,會(hui)幫我坐上韓家家主的位置(zhi),只(zhi)要事成之後,听(ting)從她的安cai)牛 親櫓 獻 托小!/p>

“只(zhi)有這些?”

沈飛眉(mei)頭一挑。

只(zhi)是這麼(me)點(dian)東西,紫荊藤不可能(neng)如此(ci)急bi)械墓lai)救人。

“還有的mo) 焙 礁轄粲值潰 八鉤信滴遙 zhi)要跟血花海好好合作,會(hui)繼續扶持(chi)我,讓(rang)我成為東海市數(shu)一數(shu)二的風(feng)雲(yun)人物(wu)。”

“沒(mei)了?”沈飛皺起眉(mei)頭。

他能(neng)感(gan)覺(jue)得出(chu),事情絕(jue)沒(mei)有韓山說的那麼(me)簡單。只(zhi)不過韓山自己不知道他對于血花海的真正作用。

“都(du)說了,我知道的全都(du)說了!沈老大,我求求您就饒了我這一次吧。我就是瞎(xia)了狗眼(yan),豬油蒙(meng)shang)牧耍 cai)會(hui)做出(chu)這些事情來(lai)的。”

韓山哀聲(sheng)求饒著。

看韓山這副模(mo)樣,沈飛確(que)定他身上沒(mei)有更多有用的信息。

轉身,拾起一hua)煙頻dao),走到韓一峰面前,將刀(dao)柄放在了他手(shou)上。

“韓一峰,你們韓家的人,該由你自己來(lai)清(qing)理門戶。”

說罷,沈飛頭也(ye)不回的往外走了出(chu)去,只(zhi)听(ting)到身後傳來(lai)韓山的求饒聲(sheng)。

“哥(ge),我可是你親弟啊(a)。你不會(hui)真的要對我動手(shou)……”

“啊(a)——”

當(dang)沈飛走到外面時,韓山的慘叫,正好me) 順chu)來(lai)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書(shu)”,關注後發作品名稱,免(mian)費閱讀正版全文mo)「倫羈kuai)!
秋刀(dao)魚的滋味說︰   還有兩位書(shu)友守護加更,明後兩天補gu)希  偶憊ha),另外,謝謝你們的慷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