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其(qi)中,天(tian)家跟(gen)雷家,是現在巔峰世家的兩個大豪門(men),他們擁有的能量非常多,是傳統的習武世家,整個武京,幾(ji)乎都是他們的掌控(kong)之內,想想看,一個一線(xian)的大城(cheng)市,被兩個大豪門(men)給(gei)掌管著,這(zhe)得(de)多麼的夸(kua)張(zhang)。”

“距我得(de)到的消(xiao)息(xi),今(jin)年的習武大會,競爭非常的激烈,由天(tian)家跟(gen)雷家聯合舉行,以(yi)往的話,都是由shang)橇郊遙 炱qi)他大家族一起舉行的,但今(jin)年,只有xing)橇郊遙 蛭  牆 tui)出一個十分(fen)驚奇的東西作為獎勵,而(er)這(zhe)個獎勵,也就(jiu)是這(zhe)一次大會的主題(ti)了,算是最終獎勵,誰能站(zhan)到最後,誰就(jiu)能得(de)到。”

“其(qi)他習武家族都會過去看看,當然,想爭取的話,肯定(ding)是沒這(zhe)個機會的,因此,我們也只派(pai)出了許飛跟(gen)許霞參(can)加,他們兩人算是在我們這(zhe)一輩中,實(shi)力最厲害的,雖然說不期望(wang)他們能拿到那(na)個東西,但也能爭取一些好(hao)成績,這(zhe)樣的話,這(zhe)一趟也就(jiu)沒有白來(lai)了。”

“哦?”

听的這(zhe)話,楚(chu)逸(yi)愣了一下,倒是來(lai)了一些興(xing)趣。

雖然不知道,這(zhe)主題(ti)東西到底是什麼,但天(tian)京可是一個一線(xian)城(cheng)市,由兩個豪門(men)來(lai)控(kong)制其(qi)中的經(jing)濟命脈?可見(jian),他們的家族到底是多麼的龐大,就(jiu)算是跟(gen)境外(wai)的一些超(chao)然家族相比,真的都不會差太多。

楚(chu)逸(yi)確實(shi)是有些意外(wai)了。

沒想到在國內,竟然還擁有這(zhe)樣頂級的家族,倒是相當的不簡單(dan)呢(ne)。

而(er)且還是兩個。

由shang)橇醬蠹易逄岢鼉儺械拇蠡幔 shen)至提供這(zhe)主題(ti)獎勵,可見(jian),這(zhe)東西的珍貴程度。

“這(zhe)主題(ti)獎勵是什麼?”

楚(chu)逸(yi)再次好(hao)奇一問。

“據說,是一個晶石之類的東西,但具(ju)體的話,誰都不清楚(chu)了。”

晶石?

听的這(zhe)兩個字,楚(chu)逸(yi)跟(gen)冷(ling)如風(feng)兩人對(dui)視了一眼,但依然有些不確定(ding)。

“是什麼顏(yan)色的,你能確定(ding)麼?”

楚(chu)逸(yi)微微皺眉。

“額(e)。”

听的這(zhe)話,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楚(chu)逸(yi)這(zhe)麼好(hao)奇,但許鴻還是細細的想了想︰“黑色的,一顆黑色的晶石,是其(qi)他家族的人跟(gen)我說的,雖然不知道對(dui)不對(dui),但他確實(shi)是這(zhe)樣說。”

听的這(zhe)話,楚(chu)逸(yi)跟(gen)冷(ling)如風(feng)內心(xin)驚訝更甚(shen)。

  更F新MM最快“上酷匠網0R

黑色的?晶石!

這(zhe)不就(jiu)是冷(ling)如風(feng)跟(gen)他說的什麼地龍珠麼?在聯合天(tian)家跟(gen)雷家這(zhe)兩大巔峰世家,似乎,這(zhe)一切都開始明(ming)朗了一些。

這(zhe)真的有很(hen)多的可能跟(gen)幾(ji)率(lv)。

雖然不知道,為什麼這(zhe)東西會出現在國內,甚(shen)至會出現在這(zhe)天(tian)家跟(gen)雷家這(zhe)兩個巔峰世家,但有一點可以(yi)肯定(ding),既然是他們兩大家族聯合推(tui)出的主題(ti),那(na)就(jiu)十有八九了。

更何況,不管是在相貌方面(mian)上還是在特(te)征(zheng)方面(mian),都非常的符合。

目前還不清楚(chu),為什麼這(zhe)種東西,竟然會被他們推(tui)出當做核心(xin)主題(ti),而(er)不是隱藏,但這(zhe)個可能性真的很(hen)大。

“少(shao)主,如果(guo)真的是的話,這(zhe)一次這(zhe)大會看就(jiu)危(wei)險了,其(qi)他組織知道這(zhe)件事,這(zhe)里就(jiu)真正成了一個戰爭之地了。”

冷(ling)如風(feng)微微在楚(chu)逸(yi)身邊輕聲道。

從剛才的震驚中反應過來(lai),他們也清楚(chu)了一件事。

那(na)就(jiu)是,這(zhe)件事,一定(ding)會吸引非常多的境外(wai)勢力過來(lai)。

到時候,戰爭,會在一瞬間發生。

“應該不太會。”

想了想,楚(chu)逸(yi)覺得(de),應該不太可能。

兩個巔峰世家聯合的,這(zhe)種力量,一般的人可不敢去爭奪,就(jiu)算是那(na)些巔峰的超(chao)然境外(wai)世家,真的想動手的話,應該也會有其(qi)他的方法。

但冷(ling)如風(feng)的話,還是值得(de)謹慎的。

一旦信息(xi)是真的,那(na)個主題(ti)獎勵真的是地龍珠的話,那(na)一定(ding)是戰斗,不管是什麼超(chao)然世家,境外(wai)的人都一定(ding)會來(lai),他們對(dui)這(zhe)東西的向往程度可真的不低(di)。

就(jiu)算眼前是一個地獄,楚(chu)逸(yi)相信,他們一定(ding)都會來(lai)的。

這(zhe)就(jiu)是地龍珠的魅(mei)力。

雖然他了解的不算多,但他清楚(chu)。

搞不好(hao),這(zhe)是一場戰爭,一場曠世lai)笳健/p>

這(zhe)些都說不定(ding)的。

畢竟地龍珠的魅(mei)力,超(chao)出了信仰,超(chao)越了人類的認知,已經(jing)到了一種瘋(feng)狂的程度。

看著楚(chu)逸(yi)跟(gen)冷(ling)如風(feng)瞬間冷(ling)下來(lai)的表情,許鴻愣了一下。

“這(zhe),楚(chu)逸(yi)兄弟,這(zhe)件事有什麼問題(ti)麼?難xun)勒zhe)里面(mian)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?”

他知道,既然這(zhe)兩人露出了這(zhe)種表情,似乎,這(zhe)一次的大會還真不簡單(dan),雖然他不明(ming)白這(zhe)是為什麼。

“或許吧,當然,這(zhe)也只是我們的猜測,希(xi)望(wang)不會發生我們想象的事lv)欏!/p>

楚(chu)逸(yi)微微點頭,他說的很(hen)隱晦,並沒有將地龍珠的事lv)樗黨隼lai),那(na)畢竟太過的玄乎,並不是什麼人都能說的。

免得(de)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煩,盡(jin)管他清楚(chu)這(zhe)許鴻並不會對(dui)這(zhe)種大會有什麼影響。

“哦哦。”

听的楚(chu)逸(yi)的話,許鴻微微點頭,雖然並不知道是什麼事lv)椋  dui)方都這(zhe)麼說了,他也不好(hao)在說什麼,人家不說,他自然不會問。

“怎麼辦?”

冷(ling)如風(feng)微微皺眉,在楚(chu)逸(yi)耳(er)邊輕聲問shi)饋/p>

關于地龍珠,一直都是一件敏感的事lv)椋 魏喂叵翟詰亓櫚撓棧huo)之下,都會變的跟(gen)紙一樣的薄,這(zhe)點,他是相信的。

“暫時不清楚(chu),先(xian)看看吧,靜觀(guan)其(qi)變,如果(guo)有需(xu)要出手的,我們在出手不遲,另(ling)外(wai),找人在天(tian)家給(gei)雷家外(wai)面(mian)給(gei)我埋(mai)伏,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煩,從訓(xun)練基地里面(mian)找,讓他們盡(jin)快來(lai)到武京。”

楚(chu)逸(yi)凝重的道。

沒想到,他剛剛听到這(zhe)地龍珠的消(xiao)息(xi),現在這(zhe)麼快就(jiu)跟(gen)上節奏了,但這(zhe)可不是什麼好(hao)事,畢竟地龍珠的存在,就(jiu)說de)ming)會有殺戮(lu),他的任務已經(jing)不是要拿到地龍珠了,而(er)是避免戰斗。

任何一場戰斗的傷(shang)亡,都可能帶來(lai)無可估量的災難。

這(zhe)才是他現在想完成,和首要的任務。

“明(ming)白。”

冷(ling)如風(feng)微微點頭,朝(chao)著一旁走去。

“這(zhe)一次的大會,可能不會太簡單(dan),雖然說是帶著一些娛樂(le)項目,但那(na)三個丫jiu)罰 故塹de)看好(hao),這(zhe)點,相信許鴻先(xian)生你自己也清楚(chu),就(jiu)不用(yong)我多說什麼了吧。”

楚(chu)逸(yi)叮囑(zhu)道。

“放心(xin),多謝楚(chu)逸(yi)先(xian)生的關心(xin),我們一定(ding)會做好(hao)的。”

許鴻微微點頭。

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lv)椋  chu)逸(yi)兄弟都如此叮囑(zhu)了,傻(sha)子都能看出來(lai),這(zhe)一次會有什麼事lv)櫸? 歡ding)不簡單(dan)。

“許家的人?”

忽然,一道聲音從一旁傳了過來(lai),帶著陣陣的na)崦鎩/p>

只看到,一名年輕男子帶著三名黑衣人朝(chao)著這(zhe)邊走了過來(lai),臉上帶著挑釁的笑容。

在他們身後,同樣是一堆(dui)人,顯然,是一伙(huo)的。

“怎麼,你們許家這(zhe)是沒人了麼?竟然讓那(na)女子帶隊?我沒看錯吧?如果(guo)我沒記錯的話,上一次的大會,同樣是她出場,這(zhe)一次竟然同樣也是,哈(ha)哈(ha),看來(lai)真是沒人了呢(ne)。”

慕(mu)容雲(yun)峰淡(dan)淡(dan)一笑,眼神中的挑釁不言(yan)而(er)喻。

“你在說什麼?有本(ben)事你在說一遍。”

慕(mu)容家族的人。

看著對(dui)方,還有xin)淺鱍yan)挑釁的話語,許霞眼神寒冰,頓時站(zhan)了出來(lai)。

  微信搜“酷匠好(hao)書(shu)”,關注後發作品名稱,免費yan)畝琳嬡 模「倫羈歟/span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