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(dai)這些人靠近之時,陳澤向紀初白使了眼色,後者長(chang)劍橫掃,離火(huo)劍氣轟然斬出。

前方四個人見狀警(jing)覺躲閃(shan),險(xian)些殞命(ming)。

“拿下!”

有(you)人大怒高喝,兩(liang)個真丹強者向陳澤撲來。陳澤的法(fa)則是重(zhong)力,他(ta)知道自己的修為面對這些人難以支(zhi)撐,將領悟的法(fa)則覆蓋(gai)拳頭,砸出的力道重(zhong)若萬(wan)鈞。

 嚓!

一柄品階(jie)不錯的法(fa)器竟然被(bei)他(ta)直接砸碎(sui),嚇得(de)來人急忙後撤,紛紛露出驚恐神色。心驚陳澤的體魄太強悍,竟然能徒手震(zhen)碎(sui)法(fa)器!

陳澤心中暗喜,法(fa)則的力量果然強大,他(ta)只領悟了一絲,便能突破修為桎梏越境而戰。以他(ta)本身(shen)的修為,絕不可(ke)能是對手。

眼下法(fa)則種子you)枰yao)溫養,他(ta)很難突破,好(hao)在有(you)這法(fa)則加持。

陳澤見有(you)七八(ba)人在圍攻紀初白,一躍(yue)而至,只一拳就將兩(liang)人轟飛(fei),手中的法(fa)器雖(sui)沒有(you)直接崩碎(sui),但(dan)也布(bu)滿裂(lie)痕。

  s酷(ku)-匠&{網永久(jiu)s}免I+費v:看小Xg說●0*

“我(wo)去,師弟你什(shi)麼時候這麼猛了。”紀初白看著頭皮(pi)發(fa)麻,陳澤跟一頭人形暴龍似的,再度(du)將一人震(zhen)飛(fei)。

“我(wo)也不想,總(zong)被(bei)你揍,我(wo)不得(de)緊著修煉啊(a)。境界(jie)無法(fa)突破,就只能體修了。”陳澤打算(suan)隱藏(cang)自己參悟法(fa)則的事(shi)情(qing),這是自己最大的秘密,暫時誰都不能泄露ding)/p>

紀初白咋(zha)舌,“你還想打我(wo)?”

“沒工夫扯閑篇了!”兩(liang)人背著背,周圍一圈人圍著,陳澤低聲(sheng)跟她說︰“用你的耳環傳送(song)tuo)摺!/p>

紀初白眼楮(jing)一亮︰“對啊(a),怎麼把(ba)這寶(bao)貝(bei)chui)橇恕!/p>

她手剛摸到耳環,卻(que)扭(niu)頭問,“你呢?”

“我(wo)當然也有(you)了,你趕緊用。”陳澤說。

紀初白知道陳澤在給自己保駕護航,她斷然沒有(you)想到jie)皇羌父鱸攏 背蹌歉(qian)霰bei)她蹂(rou)躪的小師弟竟然如此彪悍。

“小心!”紀初白說dan)張niu)頭對著周圍的人道︰“就憑你們幾個也想困住姐?笑話(hua)a)?春hao)了!”

這姑娘臨走還不忘?N瑟,手在耳環fei)弦荒  慫布(bu)湓謚諶嗣媲跋?/p>

陳澤感覺背後一輕,知道紀初白已ya)  song)tuo)擼 找(zhao)yao)松(song)口(kou)氣,卻(que)听見有(you)人大喊(han)︰“在那邊,追!”

遠處傳來紀初白的怒吼(hou)︰“我(wo)靠,不至于這麼倒霉吧。”

嗯?

陳澤看去,紀初白的確出了眾人的包圍圈,但(dan)也沒幾步遠,這姑娘掉頭就跑。

這種情(qing)況陳澤不能自己走,紀初白的耳環已ya) 霉耍 淌奔淠誆荒茉儆謾Kta)掄(liu)起拳頭沖出人群(qun),幾步jie)飛(fei)霞統醢祝  豢樘骸案轄餱擼 /p>

“你呢?”紀初白問。

“我(wo)多(duo)的是!”陳澤一拳震(zhen)散(san)掃來的劍氣,將紀初白護在身(shen)後。

紀初白滿滿地感動(dong)︰“有(you)師弟疼就是好(hao)。”

“別酸(suan)了。”陳澤氣得(de)不行。

紀初白急忙驅動(dong)鐵符,卻(que)見上面混(hun)光(guang)一閃(shan),紀初白卻(que)還在原地。

“奇怪,怎麼回事(shi)兒(er)?”紀初白大驚︰“我(wo)運氣真這麼差嗎?”

“不是,沒有(you)空間漣漪,傳送(song)符沒有(you)起作用。”陳澤說。

他(ta)眼望四周,突然喝道︰“閣下liu)獍愀呤佷願fu)我(wo)們兩(liang)個小輩,是不是太折身(shen)價(jia)了。”

卻(que)見虛空中一道身(shen)影(ying)走出,帶(dai)著紫金面具(ju),以修為震(zhen)懾四方空間,令陳澤的傳送(song)玉符不起作用。

“該死,竟然是神門境!”紀初白臉(lian)都綠了,“師弟,這下咱們姐倆算(suan)是交代這里了。”

陳澤咬咬牙,說︰“走一個總(zong)比全死的好(hao)。我(wo)待(dai)會兒(er)去攻擊他(ta),若有(you)機會你一定要(yao)走,不能猶豫!”

“開什(shi)麼玩笑,那可(ke)是神門境!咱們在他(ta)面前連螻蟻都算(suan)不上。”

陳澤盯著那人︰“總(zong)要(yao)試試,萬(wan)一出現奇跡呢。記住,一旦逃出去別猶豫,立刻遠遁(dun)!”

“那你怎麼辦?”紀初白問。

陳澤苦笑,若能不死他(ta)當然不想死,他(ta)還有(you)很重(zhong)要(yao)的事(shi)情(qing)未做。可(ke)眼前的情(qing)況,他(ta)拼死使用規則或許還能為紀初白爭得(de)一絲逃生的機會。

轟!

陳澤的身(shen)影(ying)猶如炮彈似得(de)沖天(tian)而起,身(shen)體綻放溢彩(cai)流光(guang),這一刻他(ta)不計消耗將領悟的重(zhong)力法(fa)則完全鋪(pu)開,猶如山(shan)岳一hua)閽蟻蠣婢ju)老xian)摺/p>

咦?

老xian)叩?擲醋? que)被(bei)陳澤的力道撼(han)動(dong),身(shen)形退(tui)了一絲絲。瞬bu)洌 茉zao)的空間凝滯釋放,陳澤大吼(hou)︰“走!”

紀初白抿著嘴,咬牙驅動(dong)傳送(song)符,身(shen)影(ying)驟(zhou)然消失。

這一次運氣站在了他(ta)們這邊,紀初白傳送(song)至幾百里外(wai)。她知道這時候自己回去也cai)峭嚼lao),但(dan)陳澤不能有(you)事(shi),哪怕只有(you)一絲希望,也得(de)救!她凝動(dong)仙決(jue)辨別方向,取出陳澤煉制的重(zhong)劍踩在腳下,啟動(dong)能量源向靈清仙門沖去。

洞陽城(cheng)內。

陳澤一屁股坐在虛空之中不再抵擋(dang)。他(ta)神識消耗太大,不能駕馭重(zhong)力法(fa)則,以他(ta)的修為下面隨(sui)便一個人都能輕易斬殺。

“小小年紀竟然能撼(han)動(dong)我(wo),不是修煉大道仙經便是領悟法(fa)則。不錯!”老xian)嚦 kou)贊許。

“您老別光(guang)夸啊(a),要(yao)不給個機會讓我(wo)走吧,我(wo)必將銘記您今(jin)日的惻隱,待(dai)我(wo)神輝映照諸天(tian)之時必以重(zhong)報。”陳澤很沒下限地求饒(rao)。

老xian) bing)未松(song)口(kou),神識將陳澤鎖(suo)定,防止他(ta)以傳送(song)符逃走。

“前輩。您真是大手段,真把(ba)我(wo)這小兄弟給找(zhao)到了。我(wo)跟您說,他(ta)的煉器技(ji)藝絕對是這城(cheng)中第一!”

下方突然傳來一道聲(sheng)音,陳澤很熟(shu)悉。他(ta)看下去,丁(ding)擎天(tian)身(shen)後站著兩(liang)個人,氣息不凡。但(dan)這兩(liang)人絕對不是他(ta)的手下,估摸著是看著他(ta)的。

“你怎麼在這里?”陳澤問。

丁(ding)擎天(tian)叫苦︰“太有(you)名了唄。被(bei)一個王八(ba)蛋(dan)給坑(kang)了,現在跟你同生共死。”

“ba)suo)以你就把(ba)我(wo)給出賣了。”陳澤這時候將事(shi)情(qing)全都想通了。自己隱匿的極好(hao),撤退(tui)及時,怎麼可(ke)能被(bei)人發(fa)現,和tuo)攀潛bei)這廝給露了出來。

“我(wo)這是沒hua)旆fa)。前輩要(yao)修復(fu)法(fa)器,城(cheng)中的煉器師我(wo)介紹了個遍,都不得(de)前輩心意,只能找(zhao)你了。”丁(ding)擎天(tian)說。

帶(dai)著紫金面具(ju)的老xian) 踴郵鄭  ?娜順房 Kta)帶(dai)著陳澤下來,說︰“我(wo)熟(shu)悉你的氣息,那日的仙器出自你手!”

我(wo)靠!

雖(sui)說現在洞陽仙城(cheng)都這麼說,但(dan)被(bei)老xian)呤 chui)後他(ta)還是很震(zhen)驚。畢竟那可(ke)是煉制仙器的高人,若是長(chang)久(jiu)合作,靈石就得(de)自己找(zhao)上門。

“您要(yao)找(zhao)我(wo)修復(fu)法(fa)器?”陳澤大出一口(kou)氣︰“至于麼,還替(ti)換了整條(tiao)街(jie)的煉器師,我(wo)還以為自己死定了。”

“失敗,一樣要(yao)死!”老xian)呱淇 kou),讓陳澤覺得(de)脊(ji)背一寒。

他(ta)凝視老xian) 砭jiu),道︰“看你這架勢,我(wo)便是成功了怕是也難活命(ming)吧。既是如此,你不若直接動(dong)手殺我(wo)。”

“威脅我(wo)麼。”老xian)呦賞dong)蕩,陳澤霎(sha)時感覺骨頭都要(yao)崩碎(sui)。

丁(ding)擎天(tian)被(bei)震(zhen)懾的唇齒生結(jie)︰“前a)  氨玻 骨搿  摺  嚀?gui)手,我(wo)……來勸a)  蝗啊(a)!/p>

老xian)叱啡?袷叮 略蟾芯跎袷肚?椋 萇shen)輕松(song)。心底感嘆這就是神門境高手的實力,太恐怖了。就是不知道這人的神門里孕育的是法(fa)則還是本jiu)畔善鰲/p>

“兄弟,你傻(sha)dan)a)。出手了,沒準兒(er)就有(you)生還的可(ke)能呢。拜(bai)托,現在我(wo)的小命(ming)也在你的手里。只要(yao)你出手,我(wo)一準兒(er)給你拉來大客戶(hu)。”

陳澤看了眼面具(ju)老xian)擼 澳閼飪突hu)夠(gou)大的,都要(yao)了我(wo)的命(ming)了。”

“你若成功,我(wo)放你離開。”老xian)咚樸you)妥(tuo)協。

陳澤無奈(nai)嘆息,眼下的情(qing)況也只能如此。不同意,現在就得(de)死。同意,或許還有(you)生還的機會。就tui) 險(xian)叱齠炊 ta)也有(you)更多(duo)逃走的機會。

另(ling)一側,紀初白駕馭仙器重(zhong)劍快速飛(fei)行,只用了半日便折返靈清仙門。她將自己的身(shen)份名符取出,從眉心取出一滴精血融入其中,隨(sui)即一道血光(guang)將她包裹,竟無視宗(zong)門的防御法(fa)陣沖上主峰。

“是誰在以yue)  俊焙he)林(lin)大驚。

“是紀丫(ya)頭的氣息!”莫(mo)有(you)到一步踏出大殿(dian),紀初白已ya) 湓詮慍∩稀/p>

荀敬舟帶(dai)著一種長(chang)老峰主來到近前,她情(qing)急bei)蠛hou)︰“洞陽仙城(cheng),救陳澤!”

  微信搜“酷(ku)匠好(hao)書”,關注後發(fa)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(wen)!更新最快!
道無庸(yong)說︰   抱歉(qian),今(jin)天(tian)有(you)事(shi),只能兩(liang)更,正嘗(chang)試回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