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(bai)一弦(xian)看(kan)了他一眼,說道︰“李(li)大人說的,倒是有理……

可(ke)李(li)大人,這些都是qin)臥忠liang),是朝廷(ting)用來(lai)治災,救助(zhu)百姓(xing)的,被我們拿了,百姓(xing)怎麼辦(ban)?萬一到時候(hou)朝廷(ting)調(diao)查此事,查出我們來(lai),該怎麼辦(ban)?”

李(li)若章lu)bai)一弦(xian)似乎有些心動(dong),只是擔憂朝廷(ting)會調(diao)查,于是他的心也放了下來(lai)。

其(qi)實李(li)若章也很(hen)精明(ming),要是白(bai)一弦(xian)言辭拒絕,甚至(zhi)還斥責他,他也想好了說辭。

大可(ke)以說自己發現有人試圖侵(qin)吞(tun)賑(zhen)災款,所以他特來(lai)試驗白(bai)一弦(xian)一番,如(ru)今發現白(bai)大人沒有xing)庵忠饌跡 bian)放心了。

順便(bian)再夸(kua)獎一下白(bai)一弦(xian)一身清(qing)廉,兩(liang)袖清(qing)風,剛正不阿(a)等(deng)等(deng)的。

  ;k看(kan)t正。版章W:節上(shang))酷(ku)yj匠網@0

如(ru)今白(bai)一弦(xian)明(ming)顯心動(dong)了,李(li)若章一顆心放回了肚子里,說道︰“這次災情(qing)不大,百姓(xing)又不是吃不上(shang)飯了,需要給他們發什麼銀兩(liang)?

朝廷(ting)要查,我們做個(ge)假賬(zhang)目,也就交差了。只要我們qin)衛硨昧嗽智qing),那就是有功,有大大的功勞,朝廷(ting)獎勵我們還來(lai)不及,又怎麼可(ke)能會查這些事情(qing)呢。”

白(bai)一弦(xian)沉默不語,眼楮看(kan)了si)茨切┬櫻 li)若章從他的表情(qing)發現不了什麼端倪,只當他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,因此膽小(xiao)有些不敢。

于是加(jia)把勁,繼續(xu)給白(bai)一弦(xian)洗腦道︰“白(bai)大人,自古以來(lai),每(mei)年都是大災小(xiao)災不斷,不論哪(na)個(ge)朝代,朝廷(ting)都會下撥銀兩(liang)。

可(ke)你真以為,那些銀兩(liang),就真能發到百姓(xing)手上(shang),用到百姓(xing)身上(shang)了?”

他擺擺手,帶著一種不屑的口氣,湊(cu)近白(bai)一弦(xian)yao) 靡恢治液he)你推心置腹的na)侵(qin)摯諂 xiao)聲說道︰“實話告訴(su)你,每(mei)一次賑(zhen)災,絕大部分,都進了私人的nan)恕!/p>

白(bai)一弦(xian)用一副有些恍然(ran),又有些震驚的表情(qing)看(kan)著他,說道︰“竟是如(ru)此嗎?”

李(li)若章點點頭fa) 檔潰骸叭瞬晃﹤禾tian)誅地滅啊,我和(he)白(bai)大人投緣,所以才願(yuan)意跟(gen)你說這些。換成(cheng)別人,誰願(yuan)意冒(mao)險(xian)跟(gen)自己不相干sha)娜慫嫡廡┌ !/p>

白(bai)一弦(xian)說道︰“如(ru)此,倒是感謝李(li)大人提點。”

李(li)若章擺擺手,往銀子那邊(bian)努努嘴,說道︰“大家(jia)都拿,我們不拿,那我們豈不是傻(sha)子嗎?

讓人知道了我們守著這麼多銀子,還一文錢(qian)沒撈到,還不笑話死我們?

再說了,我們就算真的一文錢(qian)都不拿,事事都為了百姓(xing),那些泥腿(tui)子賤民也未必領(ling)情(qing)。

我們何必吃力不討好呢?對不對?”

白(bai)一弦(xian)點點頭fa) 檔潰骸襖li)大人說的nan)災 欣恚 ke)是這賑(zhen)災款,那麼多人都看(kan)著ou) 拍兀 蛞弧  /p>

李(li)若章說道︰“沒有萬一,有財一起發,他們呀,肯定都jia)蟹藎 獾隳憔頭判陌傘/p>

白(bai)大人,你雖然(ran)有才,但是畢竟年輕,為官時間短,不知道。這賑(zhen)災款的事兒啊,都jia)丫jing)是不成(cheng)文的規矩(ju)了。

規矩(ju),大家(jia)都懂(dong),不會有事兒的。”

白(bai)一弦(xian)嘆了一口氣,說道︰“說起來(lai),這銀子,確實是好東西,俗話說,有錢(qian)能使鬼推磨,有了銀子,連鬼都听(ting)你的,能不好嗎?

想想以前,我沒有銀子,還要寄人籬(li)下,看(kan)別人的臉cheng) 惺攏 媸且晃那qian)難(nan)倒英雄漢吶。

要是有了銀子,何至(zhi)于那麼憋(bie)屈。如(ru)今……”他看(kan)著李(li)若章送來(lai)的銀子沒有繼續(xu)說下去(qu)。

李(li)若章滿意的點點頭fa) 靡恢秩孀涌ke)教(jiao)的表情(qing)說道︰“哎……這就對咯(ke)。有了銀子,你想干什麼不行?

想吃的東西,想玩的東西,想睡的女人,就都jia)辛恕C蝗瞬話 櫻 閿辛艘櫻  陝錁透陝鎩/p>

甚至(zhi)就連這品級想往上(shang)爬一爬,也得需要打點吶。你以為,上(shang)面(mian)的人,他就不愛銀子嗎?”

白(bai)一弦(xian)拱(gong)拱(gong)手,說道︰“受教(jiao)了。”

李(li)若章舒(shu)心了,吐出一口氣,端起茶(cha)杯喝了一口,說道︰“這銀子,白(bai)大人也別嫌少。

畢竟呢,這次災情(qing)不大,朝廷(ting)下撥的也不多,各路人馬打點分一下,也剩不下多少。”

白(bai)一弦(xian)說道︰“不少不少,我到是覺得,已(yi)經(jing)夠多了。”

李(li)若章說道︰“那是,白(bai)大人比別人分的都多。”

白(bai)一弦(xian)一副受寵若驚的表情(qing),說道︰“哦(ou)?這是為何?”

李(li)若章說道︰“很(hen)簡(jian)單,這一次能治理好災情(qing),可(ke)是白(bai)大人出的主意。讓mao)儺xing)們自己主動(dong)去(qu)抓(zhua)金蟬(chan),我們根本不用花什麼銀子。

要是qin)衛聿緩迷智qing),朝廷(ting)還會怪罪(zui)我們,可(ke)如(ru)今,我們既不用受責罰(fa),還能分到銀子,白(bai)大人si)墑鞘墜Α/p>

所以,你自然(ran)要領(ling)頭一份。”

白(bai)一弦(xian)說道︰“這個(ge),不太合適,在下畢竟年輕,還多虧了李(li)大人提點,不如(ru)李(li)大人拿走一半(ban),就當是在下知恩圖報了。”

李(li)若章哈哈大笑起來(lai)︰“哈哈哈,白(bai)大人果然(ran)會辦(ban)事,深諳為官之道,實乃我輩中人吶。白(bai)大人是可(ke)造之材(cai),本官實在是喜歡。

不過呢,品級和(he)功勞的大小(xiao),就決定了能分多少銀子,這,也是規矩(ju)。大家(jia)都是講規矩(ju)的人,咱們也不能壞了規矩(ju)。

該是我的na)切  葉家(jia)丫jing)收著了,一文錢(qian)都不少。該是你的這些,就是你的,我一文錢(qian)都不要。”

白(bai)一弦(xian)听(ting)的都覺得有些好笑,這貪(tan)官居(ji)然(ran)還這麼守規矩(ju)。

白(bai)一弦(xian)說道︰“既然(ran)如(ru)此,那在下可(ke)就不客氣了。”

李(li)若章lu)bai)一弦(xian)收下了銀子,既松了si)諂 哺 肆似鵠lai),他哈哈笑著說道︰“不用mei)推 揮每(mei)推/p>

我們這次治災一文錢(qian)都沒用,難(nan)道這些銀子還要交還給朝廷(ting)不成(cheng)?

所以我們自己拿了,到時候(hou)弄(long)個(ge)賬(zhang)目交上(shang)去(qu),就說是用來(lai)治理災情(qing)了,誰能知道啊?

朝廷(ting)不知道,皇帝也不會知道。說句大不敬的話,皇上(shang)啊,別看(kan)高高在上(shang),可(ke)這眼楮和(he)耳朵……”

他撇撇嘴,搖搖頭fa) 職詘謔鄭 絛xu)道︰“都靠下面(mian)人說。我們怎麼說,他就得怎麼听(ting)著。”

言外之意,皇帝就是個(ge)睜(zheng)眼瞎,耳聾(long)目不明(ming),底下人糊弄(long)他,他也不知道。

白(bai)一弦(xian)此時也不由有些可(ke)憐起皇帝來(lai),高高在上(shang)又如(ru)何?被底下的這些人糊弄(long)的死死的都不知道。

白(bai)一弦(xian)既已(yi)收下了銀子,那李(li)若章也沒有留在這里的必要了。他站(zhan)起身來(lai),打算離(li)開。

又說道︰“白(bai)大人,這為官的道道,還有很(hen)多呢,你還年輕,慢慢學(xue)。好了,話說的夠多了,本官也不多打擾了,告辭。”

白(bai)一弦(xian)說道︰“多謝大人提點,日後有機會,在下必然(ran)投桃報李(li),報答大人。”

李(li)若章哈哈笑道︰“哈哈哈,好說,好說。啊對了,這件事,白(bai)大人si)賞蟯蠆荒芡獯   /p>

白(bai)一弦(xian)說道︰“李(li)大人放心,在下自然(ran)明(ming)白(bai),悶(men)聲發大財的道理。”

李(li)若章說道︰“對對對,哈哈,好了,白(bai)大人,且住吧,不必相送了。”說完之後,他便(bian)直接離(li)開了。

  微信搜“酷(ku)匠好書(shu)”,關(guan)注後發作品名稱,免費閱讀正版全文!更新最快!
星夢的風雪說︰ 感謝托爾累兄弟的解(jie)封~~感謝1+1、愀然(ran)kn 愀然(ran)km兩(liang)位兄弟的粉絲(si)圈眾籌~~感謝張建中國人壽、冰雨5349兩(liang)位兄弟的惡魔果支(zhi)持~~